2007年12月24日 星期一

7/22 Mamady Keita Workshop @ Taipei 半年後感



網路上偶然找到了這段影片,讓我想到今年7/22日那天Mamady Keita的workshop。之前一直沒寫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沒有影片跟照片,感覺上比較難讓人理解我當天所感受到的非洲djembe震撼,所以特別在這跟大家分享,雖然已經過了半年。



影片是Mamady老師在結束前送給大家的禮物,與師母的默契已經好到不需要打拍子cue也不需要眼神打pass,一樣對的準準準。因為上課的過程不能攝影與錄影,只有在這段可以盡情的讓你拍個夠,所有人真的是卯起來拍,因為想說不能攝影而帶相機的我只好用手機拍個意思意思。我必需要說,大師就是大師,一付就是:給你拍阿,反正你也學不成打不來。

對Mamady老師最深的印象大概就是他slap的音色,除了鏗鏘有力之外還有種像打開瓶蓋的共鳴;教學的過程中一間教室裡大概有幾十顆的djembe同時在發出聲音,但是他的音色就有種很玄的穿透力,繞過大家的djembe,透入你耳中,直達心底。大師的grooving也跟我們既有的西方音樂美學不盡相同,有著一種粗獷原始的生命力,打破所謂工整的標準節拍,讓聽者有種太陽一般的能量與活力,也讓大家感受到非洲曼丁文化之美。

我是台灣人,我打djembe;而在場的有許多國家的朋友大家也都在這,打著djembe這個樂器;老師在最後大氣的說:全世界的人為了和平而打djembe。我想,我不是非洲人,更不可能是曼丁族的後裔,所以當老師在說些有關部落的文化與傳統時,說真的我不是很能體會。對我而言,djembe就是個樂器,他不會幫我跟神溝通,當我打了一段什麼,他就是那個什麼。也許他比較像是一種語言,因為我們都受過一些簡單的音樂教育,且長期曝露在西方音樂美學文化觀點的陰影之下,所以對於一段音樂我們會有我們的見解,因為聽的懂,所以大家的感受不會差太多;但我相信大部份的人其實是聽不懂Mamady老師所打的djembe在說什麼的。這倒不是說因為djembe有多深奧,或是他的手法有多高深,而是因為我們不是曼丁人,沒有那個血統,沒有那個靈魂。既然如此玩djembe的我打出來的節奏又該如何自居呢?可能比較像是一個有著曼丁人外表,但是說著一口土生土長沒有口音的國語,唱著英文搖滾歌曲的混合人種。

主辦的Monbaza老師最後大爆哭,在monbaza老師的"從土地裡找回拒絕的力量"一文中說到他很多的心路歷程,我當時不是很能理解這一切,現在我雖然沒有辦法100%的知道老師當時的想法,但是大概也略知一二了。

謝謝monbaza老師。謝謝Mamady Keita老師,你們教給我的不只是音樂,還有許多價值觀與思考的力量。

3 則留言: